預告影片

  在Union首例人工封印者實驗中誕生的樣本A——安娜,原本是為了操縱次元獸的超能兵器而被選定的實驗體。

  最初的計劃是用次元戰爭中繳獲的道具來製作可以自由操控次元獸超能兵器的完美戰士— — 右手持槍,用於攻擊;左手持盾,用於防禦;同時配合毒性強但具有治癒效果的靈藥來進行可持續的戰鬥……

  但這個計劃以失敗告終。

  雖然研究團隊成功籌備了所有道具以及合適的實驗體,但要求作為容器的安娜承載如此多的功能,顯然是不現實的。正因如此,她的身體千瘡百孔,使人工封印者的實驗也不得不停滯下來。

  但研究者們並沒有為此放棄製造可以操控超能兵器的人工封印者的初衷。於是,他們開始轉變方向——把投入到樣本A實驗中的超能兵器,分別匹配到數個人工封印者。既然一個樣本完成不了所有功能,那麼就讓每個樣本在各個領域發揮出極致的作用……結果除了安娜以外,後續所有樣本均順利完成並啟動。

  在那之後,作為失敗品的安娜被所有研究員們拋棄了。

  然而,為了獲取樣本B、C、D的實驗資料,安娜又被「強制」延長了壽命——她的手臂被安裝上名為「賽赫麥特」的超能兵器——一個其他樣品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的低功率超能兵器。

  純粹為了延長壽命而安裝了半吊子超能兵器、還有為了其他樣品的實驗而苟延殘喘的空殼少女,就在人們的冷眼旁觀中度過痛苦的日子……如此的生活對安娜而言,每天都生不如死……

  但是終於在某一天,「賽特」誕生了。

  擁有賽赫麥特意志和安娜身體的她,既不是賽赫麥特也不是安娜,而是第三意義上的人工封印者。

  這個自稱為賽特的人工封印者不久便逃離了Union的研究所,開始在人類社會中遊蕩。沒有受過任何教育的她流浪街頭,餓了就偷東西吃,遇到讓她不爽的傢伙就把對方打趴在地……

  不過,賽特的自由並沒有持續多久。Union高層發現她逃走了,更是意識到賽特是個世間罕見的樣本。於是,他們立即派遣新首爾A級封印者特工去抓捕賽特。經過一番暴力制伏,賽特被抓回了研究所,但此時的賽特猶如燙手的山芋,讓所有研究員都束手無策。

  每當人們喊起她「賽赫麥特」的識別名時,她都會暴躁得上躥下跳,而在研究員為每天不得安寧的日子頭痛的時刻,更糟糕的事情發生了……表面選擇服從的賽特趁研究員不注意時再次逃離了研究所。而且之前抓捕賽特的A級封印者由於其他任務在身,導致不能參與此次追捕行動。

  Union把目光投向了剛剛完成封印者基礎素養教育的新人特工——白•溫徹斯特,以特職審查為理由,對白下達了抓捕賽特的指示,同時要求白必須憑藉戰鬥將其完全制伏。

  出乎意料的是,賽特和白二人竟然毫髮無傷平安歸來了。雖然僅憑對話的方式就捕獲了賽特的行為屬實可嘉,但從本質而言,白違反了命令,因此白的特職審查也被判為無效。

  不過高層很快又察覺到了一個驚人的現象,那就是賽特對白表現出了較為友好的態度,為了方便控制和監視賽特,也為了研究這個稀有的樣品,Union高層決定把賽特送往「夜梟小隊2分隊」。最終,身為封印者卻不具備任何使命感的野蠻少女賽特,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了夜梟小隊的「轉學生」……

  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那裡將有兩個認識「安娜」的少女在等待著她……

  以及不知哪一天會遇到的「聖槍少年」……

  她對那個新的地方一無所知……僅憑白的一句可以交到「朋友」,自己便邁向了夜梟之城……
  有位少女名字叫安娜。

  她不記得爸爸媽媽是誰,也沒有接觸過這個世界。

  她只是作為操控次元獸兵器的“道具”來到了這個世界。

  「樣本C的作業也差不多完成了。」

  「嗯,是時候申報樣本A廢棄的請求了。」

  望著靜靜地躺在床上的瘦骨嶙峋的少女,他們交流了兩句便打著哈欠離開了座位。

  安娜——作為Union研究所手中誕生的首例人工生命體,若要被視為人類,未免也存在太多的缺陷,甚至被稱之為生命都覺得過於勉強。她的精神早已被次元獸的兵器污染,理性和肉體都日漸崩塌。在漆黑的研究室裡,安娜唯有等待被拋棄。她發出的聲音與世界上的任何語言體系都不同,外表相比人類更接近於次元獸以及劇烈波動的超能力波長……這些特性都使得安娜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隻次元獸。

  唯獨精神方面,安娜跟平凡的少女沒什麼兩樣……

  頭髮長得過快,牙齒奇癢難耐,鋒利的爪牙能在金屬牆面上劃出裂痕,又因群蟲蠶食般的痛苦而嚎叫,難以下嚥的藥水使得嘔吐和強灌惡性循環。每天與蠶食自身的”次元獸部分”進行鬥爭,對於一個花漾少女而言絕對是難以承受的。作為早期超能力研究的實驗體,研究員們只注重研究進展,而對這個少女的身心健康漠不關心。

  枕邊傳來了研究員們若無其事的交流聲、傳來了門口的保全們為了晚餐菜單而下賭注的打牌聲、傳來了某個研究員向同事滔滔不絕講述自己研究成果的炫耀聲、傳來了來自某人的「這樣一來人類可以繼續戰鬥下去了!」的充滿希望的鼓勵聲。

  在痛苦和恐懼中呻吟的安娜,傾聽著周圍的聲音。

  「現在研究結束了,樣本A可以廢棄了。」

  自從預感到廢棄命令下達之時,安娜再也聽不到他人的聲音了。不過從這時候開始,卻有另外一個聲音不停地在她耳畔竊竊私語:

  「殺光,要全部殺光。」
  「你是誰?」
  「全部破壞,殺光,一個都不留,全都……」
  「你聽不見我說話嗎?? 」
  「我恨他們,他們是壞人。是他們讓我痛苦,讓我難受,我討厭他們。所以殺光,一定要……」
  「這樣啊……原來除了我還有其他人。」
  「全部………全部……」
  「不知為什麼……心裡踏實多了。」

  她聽到了一個同病相憐,一個教唆她厭惡那些惡人的聲音……

  「你是誰?」
  「不知道。他們叫我賽赫麥特。」
  「名字真長。」

  它表明自己的名字是「賽赫麥特」。這跟賦予給安娜的兵器名相同。

  在等待被廢棄的剩餘日子裡,安娜多了個可以聊天的對象。那些天,連研究員都不來找安娜了。在與唯一的聊天對象賽赫麥特的交流中,安娜發現自己的身體逐漸發生了變化。沒過多久,昔日的那些症狀全都消失了。

  「賽赫麥特,如果離開這裡你打算做什麼?」
  「我要殺光那些害我們的傢伙。」
  「這樣啊。但是我的身體快動不了了。」
  「賽赫麥特可以動,安娜動不了嗎?」
  「嗯。現在開始我的身體好像要由你來操縱了。」
  「代替安娜,由我賽赫麥特撕咬那些惡人。」

  很快,安娜的廢棄之日就到來了。賽赫麥特代替幾乎無法動彈的安娜,開始操縱身體。用鋒利的爪牙撕裂鐵門,將前來制服他的超能力者逐一打倒,一路尋找那個製造自己的研究員——尋找製造自己的「爺爺」。

  「樣本A…安娜嗎。看起來樣子變了不少……難道是超能兵器的副作用嗎。」
  「不是安娜!是賽赫麥特!」
  「那是超能兵器的識別名……原來如此。安娜甚至連名字都被超能兵器『奪走了』嗎。」

  面對這個鎮定自若的與安娜和賽赫麥特交談的研究員,賽赫麥特高高地舉起了爪牙,但猛地意識到——意識到他正在死去。

  「正好,想再見你一眼。我們『顯赫』……不,我們『神意』的原罪。」

  是槍傷——鮮血不停地從緊握的腹部中流出。但是賽赫麥特無法原諒他,她不想任由研究員自己死去,她想讓眼前的這個人也飽受自己和安娜一樣的痛苦。

  正當賽赫麥特爆走之際,傳來了安娜決絕的聲音。

  「住手,賽赫麥特。」

  這個聲音聽起來如此悲傷。

  「那麼做……不好。」

  安娜未曾學會如何憎恨他人。即便自出生起就一直忍受各種殘酷的實驗,即便對她而言活著就是痛苦……但是到最後,安娜都不會怪罪那些人。賽赫麥特放下了她的手,年邁的研究員吃力地露出了微笑。因為他明白,在前往找尋他的路上,賽赫麥特沒有殺害任何一個人。

  「擁有自我,憑藉自我意識活動的你……已經不是當初我們要製造的『賽赫麥特』了。」

  老人痛苦地咳嗽了兩聲,從沉思中緩慢過來,然後仿佛嘲諷某人一般笑了起來:

  「果然,我們是錯的。」

  我們曾想製造一個完美的生命體。那是擁有神的身軀,揮舞著最鋒利的聖槍去刺殺敵人,扛起最堅固的盾牌來保護自身,疲憊了可以用萬能靈藥來恢復的生命體。

  但是我們失敗了。最後的最後,聖槍變成了殺死神的槍,無敵的盾牌拒絕保護他人,萬能靈藥連奄奄一息的小鳥都無法救回——因為那些孩子自己選擇拒絕了這一切。

  「這就是人類的意志。米哈耶……還有希爾德加德……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可以代替神的完美的人類。即使把它分為四個領域,最終也沒有任何一個變成我們所期待的那樣…」

  老人緩緩閉上雙眼,接著再也沒睜開了。

  「可以的話賽赫麥特……不對,並沒有成為賽赫麥特的孩子啊,如果哪一天……你遇到了一個持聖槍的孩子……你能成為他的朋友嗎?」

  奄奄一息的沉重聲音語畢後,就成了他最後的遺言。

  「很奇怪,安娜。賽赫麥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但是老爺爺不動了……」
  「所以……現在怎麼辦?你想做什麼?」
  「我要離開這裡!賽赫麥特,討厭這裡!」
  「那個老爺爺說……我們並沒有成為那個賽赫麥特。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不知道!賽赫麥特不喜歡複雜的事情!」
  「賽赫麥特是那個爪牙兵器的名字……但,現在的你並不是爪牙兵器。」
  「那我變成安娜了嗎?」
  「不……好像也並不是那樣。我覺得可能需要一個屬於我們的新名字,你覺得呢?」
  「那由安娜命名好了!因為這個身體的主人是安娜的!」
  「……那麼,用你名字的縮寫『賽特』怎麼樣?」

  體內共存著兩個靈魂的少女,慢慢地踏出了研究室。

  她心裡銘記著那句話:如果哪一天遇到了持聖槍的孩子,請務必成為他的朋友……

被動 野獸本能

[被奪去名字的怪物]以神出鬼沒的行動為基礎,
[地面上使用的所有技能]皆獲得 [空中判定]。
透過技能[野性甦醒],每當籠罩 [野獸外型]時獲得[野獸獠牙]增益效果。
最多可疊加6個。

主動 野性甦醒

釋放獠牙內隱藏的野性。
施展技能時籠罩 [野獸外型],獲得 [野性甦醒] 增益效果。
施展技能時發出 [咆哮!]造成周圍傷害。
施展技能時,[必殺技]技能的冷卻時間減少10秒。

主動 荷魯斯的猛擊

朝正面跳躍給予地面強烈重擊,引爆衝擊波並揮擊周圍的敵人。
跳躍時按住方向鍵可跳得更遠。

主動 奈芙蒂斯的恩寵

朝前方小幅前進後攻擊周圍敵人。

主動 阿努比斯的宣判

按住向上方向鍵使用時,施展升龍切擊攻擊。
於[空中]按住向下方向鍵施展時,將著陸[地面]加以攻擊。
輸入追加打擊可連續施展[2次]。
所有攻擊一律以 [暴擊]命中。

主動 必殺:冥王神的壞滅

蘊含殘暴的恨意揮擊整個世界。
使用技能時套用80%的傷害減少效果。

主動 塞爾凱特的烙印

將利齒崁入大地後,於周圍召喚鋒利的[冥刺]。
於準確的瞬間再次輸入技能鍵時,將召喚[初-冥刺]造成更強烈的傷害。
若被[初-冥刺]擊中的目標HP為 10%以上時,傷害增加30%。

主動 圖特的懲治之手

施展極度短距離的攻擊。
[零點調節]攻擊成功時,將觸發貫穿敵人的[刺擊]。

主動 涅伊特的裁決

追擊近距離的敵人並透過隱藏速度攻擊目標。
進行4次攻擊且所有攻擊一律獲得[暴擊] / [浮空]判定。
施展技能時獲得無敵效果。
按住向下方向鍵施展技能時於原地立即啟動,
並於技能結束後一定時間內獲得無敵效果。

主動 必殺:古老的王權銘碑

召喚巨大的冥刺和鎖鏈攻擊周圍所有目標。
施展技能時套用80%的傷害減少效果。

主動 愛貓神的仁愛

舉起武器快速突進。突進途中打擊敵人的話,將彈飛空中加以攻擊。
於空中施展時按住向下[方向鍵]使用時,將朝地面方向突進。
使用技能時套用80%的傷害減少效果。